宋喆合謀私吞王寶強百萬演出費 為啥不被判詐騙罪

原標題:合謀私吞王寶強百萬演出費 宋喆為啥不被判詐騙罪?

  來源:紅星新聞

  10月18日上午,宋喆、修雨樂職務侵占案在北京朝陽法院一審宣判。北京市高級法院官微披露判決結果:被告人宋喆、修雨樂因犯職務侵占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三年。

  對此結果,王寶強的代理律師張起淮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王寶強表示尊重法院判決,其影視文化工作室目前運營正常。

▲圖據北京高院官微▲圖據北京高院官微

  宋喆為何構成職務侵占罪?判處六年算不算重?

  紅星新聞記者采訪多位法律專家表示,由于宋喆不僅是王寶強的經紀人,還擔任王寶強影視文化工作室總經理職務,并利用該職務便利,將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

  “如果宋喆單純是王寶強的經紀人,很可能就只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相當于未完成委托義務,損害了委托人的利益。”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彭新林認為,判決結果體現了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罰當其罪。

  據《經濟日報》報道,宣判后,宋喆當庭表示,是否上訴將考慮一下再作出決定,修雨樂表示當庭上訴。

  宋喆單獨或合伙侵占232.5萬一審獲刑6年

  紅星新聞記者拿到的北京朝陽檢方起訴書顯示,1983年出生的宋喆,案發前系王寶強(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總經理、北京寶億嶸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員工。因涉嫌職務侵占罪,宋喆于2017年9月12日被刑拘。

  同案的修雨樂跟宋喆同齡,案發前是西藏嘉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外聘藝人統籌。因涉嫌職務侵占罪,修雨樂也是2017年9月12日被刑拘。

  北京朝陽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宋喆于2014年至2016年在王寶強(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任職期間,利用擔任總經理及王寶強經紀人的職務便利,單獨或伙同被告人修雨樂,采用虛報演出、廣告代言費的手段,侵占王寶強工作室演出、廣告代言等業務款共計人民幣232.5萬元。其中,修雨樂參與侵占167.5萬元。

  對于上述167.5萬元,紅星新聞記者獲悉,檢方起訴時將其作為第三項犯罪事實。2016年6月間,宋喆與修雨樂在西藏嘉華公司及相關受托公司邀請王寶強參演《熟悉的味道》節目的項目中,虛報價格,采取與第三方幸福藍海(北京)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訂虛假合同的方式,通過該第三方將截留的錢款轉移到宋喆的銀行賬戶,后被宋喆和修雨樂二人平分,以此騙取應支付給王寶強(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的演出費167.5萬元。

  法院認為,被告人宋喆身為公司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占單位財物;被告人修雨樂在宋喆犯罪過程中與之形成合意,為其提供幫助,構成宋喆的共犯。二人均構成職務侵占罪,且犯罪數額巨大,依法均應懲處。

  鑒于宋喆表示認罪,自愿退賠了全部贓款,挽回被害單位經濟損失,法院依法對其酌予從輕處罰;修雨樂系從犯,且自愿退賠全部贓款,法院依法對其減輕處罰。在案扣押的232.5萬元在判決生效后將依法發還王寶強工作室。

  為什么屬于職務侵占?“源于他的身份”

  2016年,王寶強凌晨在微博發布離婚聲明,稱離婚原因是妻子與他的經紀人宋喆發生婚外不正當性關系。這對明星、經紀人的“恩怨情仇”,引發廣泛關注。

  那么,影視明星與經紀人屬于何種法律關系?他們的關系如何才能不超越法律邊界?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任戰敏律師認為,明星與經紀人之間簽訂的是演藝經紀合同關系,由經紀人為明星提供包裝、宣傳、推介等服務,而明星則按照經紀人的安排,出席各類演出活動。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彭新林指出,明星與經紀人屬于委托代理關系,特別是演藝經紀人,必須與明星簽訂委托代理合同。因此,經紀人要忠實地維護委托人的利益,有良好的道德品質,講誠信、重信用。另外,經紀人還應該敬業、守紀,其經營活動得符合法律法規和行業管理的要求。

  宋喆的行為,為什么屬于職務侵占,而不是詐騙或其他民事糾紛?彭新林和任戰敏均表示,由于宋喆不僅是王寶強的經紀人,還擔任王寶強影視文化工作室總經理的職務。

  “有意思的是,宋喆有雙重身份,既是王寶強的經紀人,又是王寶強影視文化工作室的總經理,屬于公司管理人員。”彭新林說,認定宋哲構成職務侵占罪,主要是基于他擔任該工作室總經理的職務身份。

  任戰敏也對紅星新聞記者說,依據我國《刑法》,職務侵占是指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的行為。如果宋喆只是利用其作為經紀人的便利,侵占王寶強個人財產的,是不夠成職務侵占罪的。

  彭新林也同樣說道:“如果宋喆單純是王寶強的經紀人,很可能就只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相當于未完成委托義務,損害了委托人的利益。”

  職務侵占罪如何認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彭新林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宋喆作為王寶強工作室的工作人員,利用其職務便利,將工作室的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巨大,完全符合職務侵占罪主客觀方面的構成要件。

  那么,職務犯罪的罪與非罪如何界定?

  彭新林解釋,先要看行為人主觀上有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我明知是本單位所有的財務,希望利用職務之便非法占為己有,如果有這種非法占有目的,他就符合職務侵占罪主觀方面的構成要件。”

  “當然,這涉及到內心活動,應當結合全案的事實,按照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根據事實和證據來認定。”彭新林說,衡量職務侵占罪還要看客觀方面有沒有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若你是合法占有本單位財務,那肯定不構成職務侵占罪。是否合法占有,要看其轉移財務有無經過本單位同意。”

  彭新林解釋,宋喆單獨或伙同修雨樂,采取虛報演出、廣告代言費等手段,實際是利用職務便利,采取騙取的手段,將本單位的財務非法占為己有,且數額巨大,所以符合職務侵占罪構成。

  宋喆被判6年“不夠重”?“罰當其罪”

  宋喆案宣判后,一些網友認為,法院判處六年有期徒刑“不夠重”。

  對此,彭新林表示,判決結果體現了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罰當其罪,不存在“判得不夠重”。

  彭新林解釋,因為他的行為符合職務侵占罪的構成要件,法院認定的數額是兩百多萬,根據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屬于職務侵占數額巨大,《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規定,職務侵占數額巨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處沒收財產。

  彭新林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宋喆適用的刑罰檔次是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沒收財產。法院最終定為六年,其實是從輕處罰了,因為宋喆還有兩個情節,他認罪悔罪,同時自愿退賠全部贓款,挽回了被害單位的經濟損失。

  “有這兩個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法院根據宋喆職務侵占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判處他六年有期徒刑,我覺得是罰當其罪,經得起法律的檢驗。”

  宋喆案的典型帶來的思考:須嚴守法律邊界

  宋喆案還引發人們關注和思考,明星藝人與經紀人之間易產生哪些經濟糾紛?雙方如何把握好法律邊界,避免出現違法犯罪情況?紅星新聞記者就此采訪了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北京市影視娛樂法學會常務副會長劉承韙。

  “這問題在實踐中也很普遍,宋喆案件算比較典型,代表了藝人與經紀公司、經紀人之間容易出現的糾紛和矛盾。”劉承韙說,宋喆構成職務侵占犯罪,但通常藝人與經紀人之間的經濟糾紛,大多只構成違法或違約。因為藝人與經紀公司或經紀人之間會有合同或合約,明確約定各自的分工和權利、義務,如藝人的包裝、培養、宣傳、推廣,還包括接洽義務、代簽合同等,藝人要配合演出,將相關費用作為酬勞給經紀公司和經紀人。

  一般來說,藝人跟經紀公司和經紀人之間的糾紛,多是經濟類糾紛,如對于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關系的違反。“正是由于這種藝人和經紀人或者經紀公司之間的經濟糾紛不斷發生,訴訟、解約事件不斷出現,藝人大都選擇自己的親戚朋友,很少找職業經紀人,所以,我們現在還沒有一個職業化經紀人制度。”

  明星與經紀公司、經紀人之間如何來守住雙方的法律的邊界?劉承韙認為,首先要不能出現如宋喆這樣的職務侵占等嚴重違法犯罪行為;其次,也不應該出現某些經紀人替明星進行稅務憑證的銷毀和造假;再次,我們呼吁彼此要嚴守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

  END

  紅星新聞記者丨高鑫 北京報道


六合全集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