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日關系好轉為“精日”翻案?專家:犯了幼稚病

原標題:“精日”要翻案?

  反日是一種病,“精日”更是。

  隨著安倍首相時隔7年的訪華,中日關系重返健康軌道,在官產學研及社會各界均樂見兩國早日深化戰略互惠的氛圍中,也有一些劍走偏鋒的說辭,比如英國BBC中文網近日發表署名日本媒體人武藏野閑人的文章——“尋求中日關系真正正常化應為‘精日’恢復名譽”,就不那么中聽。

  在文章中,作者將“精日”這個概念做了“精日”=“喜歡日本的人”=“精神上的日本人”=“對日本的眷戀和精神歸屬超過對祖國的中國人”這樣復雜的置換和粉飾,把“精日”看作“恰恰正是對促進中日相互理解最應該發揮作用的人”,將無底線的喜歡拔高到精神基因,將精神基因嫁接和上升為超越祖國的歸屬感,更告誡中國人要尊重“人選擇自己喜歡國家的權利”,明里暗里鼓勵一些人的畸形國家民族觀。這已偏離了對“精日”分子的應有定性,變成不折不扣地為“精日”翻案。

  “精日”在中國是貶義詞,王毅外長指其是“中國的敗類”絕不為過。中國在吸收外來文明時主張兼收并蓄,多元化也是題中之義,“哈日”也好,“親日”也罷,都是中國社會對那些對日本情有獨鐘或能客觀審視日本國情民意人士的包容界定。中國倡導文明互學互鑒,但絕不意味著可以褻瀆歷史事實,傷害14億中國人的感情記憶。歷史不是用來延續仇恨的,但也絕不可以輕言忘卻。

  中日戰后發展的歷史證明,鑄就兩國友好的中流砥柱是廣大民眾,是在困難中排除阻力推動友好的那些知日派、知華派,唯獨沒有“精日”的市場。因為貫穿中日關系的始終是“以史為鑒面向未來”這一正確史觀以及基本的是非良知。“精日”分子以個人好惡無視歷史,以喜愛為標簽踐踏民族尊嚴,實則是一種歷史虛無主義。

  中日是搬不走的鄰居,既有歷史恩怨,也有現實矛盾,即使現在改善勢頭良好,想真正夯實兩國關系的基礎,仍需要處理好一些敏感和焦點問題。兩國間通過深化政治和外交互信,構建領導人和經濟界的信賴,深化民眾之間的理解,夯實兩國未來世代友好的年輕人交流,這些都是支撐兩國關系行穩致遠、漸入佳境的“壓艙石”。中日民間情感的恢復有待真正的坦率與誠意。寄希望“精日”一族的壯大給兩國關系真正正常化逢山開路,不僅會讓中日好不容易恢復起來的多元溝通機制走偏,也會讓兩國的心理距離尤其是價值體系漸行漸遠。

  反日是一種病,“精日”更是一種病,中日兩國有識之士攜手給其動手術勢在必行。那種僥幸地認為中國急于推動兩國關系好轉,為將日本作為對美博弈的籌碼,可以拋棄一切是非原則,盡棄前嫌不要衡量尺度,在歷史問題上可以做出讓步,以中日關系好轉為“精日”翻案的想法,可以說是犯了幼稚病。

  (本文作者笪志剛,系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東北亞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六合全集六合图库